博客首页  |  [共匪暴政罪行录]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共匪暴政罪行录  >  残害上访人士
上访,成了“高危人员”……

29559

法律赋予公民上访权,上访怎又成了“高危人员”?

2010-09-15 16:50   南方报网
 

老袁,全名袁树林,一名普通郑州市民。经营汽车配件的他经常到外地出差,可最近一星期,他再也不敢出差了。他说,自己被公安局盯上了,不知啥时候就会被抓走。派出所民警说:“身份证信息显示,他被列为高危上访人员。”但民警查实后发现,老袁没有上访过,也无前科。

身份证信息显示,你已经被列为“高危上访人员”?

笔者不禁要问,为何当地仅仅想用武力解决问题,而不是从根本解决问题呢?很明显,如果当地政府做好每一项工作,为百姓办实事、办好事,让百姓没有怨言可讲,防上访体系根本就没有存在的必要,我们的政府部门也就没必要如此冥思苦想制定这样严密的防上访体系了。

也难怪有人在网络表示:上诉不如上访,上访不如上网。原本上访就不一定可以解决问题的根本,现在地方把自己负责辖区内的人更是“严加管教”,严厉控制相关人员的行动,更加把上访事业推向了一个远离法制国家应有的发展方向。这样看来,上网无疑就成为了最好的像上级表现基层问题的工具。然而,可悲的是,相信既然防止上访已经有了这样健全的体系,那么网络反映问题在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也就很有可能在将来渐渐成为另外一种“上访”,遭受同样的防御体系了。

笔者认为,郑州市公安局的这种做法是一种极致之后的笑料,当暴力防上访体系已经达到这般程度,该市的各项职能工作完成是否完全符合民意的确值得思考,而该市民意表达能否有出路也同样堪忧。(骆轶琪)

高危上访人员,到底是允许上访还是不允许上访?

老袁没有上访过,也无前科,所以派出所就没找他麻烦,“身份证信息显示高危上访人员”是一个误会。可如果老袁上访过呢?那就是有“前科”?麻烦肯定会不小?“前科”这说法,我过去以为都是指那些有过违法犯罪纪录的,今天才知道,原来上访也有可能留下“前科”纪录,这是不是说公民上访与违法犯罪的概念不远了?或是“内部掌握”的原则中,有过“上访”纪录的人,就按一种“前科”对待?

我估计,老袁这辈子都不会去上访的,甚至谈“访”色变。我还估计,看了这条新闻的人,很多都可能远离上访,包括我自己。所怕者,是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份证信息里会多了一条“高危上访人员”的“前科”纪录。老袁的纪录不实,还把他弄得心脏不好、血压升高了,需要救心丸自救;如果我们上访过,纪录或“前科”是实的,情况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被“接”回原籍,去“学习班”还是进精神病院?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那个著名的“理发师悖论”的故事:一个男理发师的告示说:城里所有不自己刮脸的男人都由我给他们刮脸,我也只给这些人刮脸。于是人们闹不懂:谁给理发师刮脸?上访的问题像是陷入了这种逻辑悖论:法律赋予公民上访权,然而上访又可能成为“高危人员”,甚至被派出所抓走,转交给被举报者打死———到底是允许上访还是不允许上访呢?(马涤明)

—————————————————————————————————————

全国老百姓推翻中国共产党(共匪)实用手册:http://www3.blog.epochtimes.com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