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共匪暴政罪行录]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共匪暴政罪行录  >  万恶的医疗制度
轻症治重垂危,医疗铁幕黑暗无边

30565

轻症治重垂危,医疗铁幕黑暗无边(转载,作者:郑瑞日)

发表日期:2011-3-26 18:04:00

   
    78岁父亲郑瑞日在南昌大学二附医院的悲惨遭遇

曾经,三鹿毒奶粉让社会有识之士莫不惊呼:“救救孩子”;如今,医疗铁幕又让为人孝子的我不得不呐喊:“救救父亲”!
父亲郑瑞日,我们兄妹的一家之主,往昔全家欢笑天伦,已化为泡影。现在的 他,整日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
本来,父亲由一个动脉硬化脚痛,能随意走动,身体并无大碍的人,治疗成脚趾头坏死,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已足够让人沉重心痛。然而,更让人齿冷心寒的是,相关医院却一再推却责任,对此轻描淡写,仿佛一个人的生命,就如草芥一样不值一提。
假如可以重新选择,我无论如何不会把父亲送入如此无良的医院,使得他进入鬼门关难以回头。假如可以再次安排,病父即使不去医院治疗,也可以多活好几年,不必遭此人间地狱的折磨。可是无情的事实,在提醒我,悲惨的命运已经张开它的血口,吞噬着美好,甚至公理,无良医生的肚腹就是病人的另一座黑暗无边的坟墓 。

一、被医生如此忽悠住进医院
  
  由于父亲行走不便,2010年12月3日,我就此咨洵血管外科主任熊吉信,熊吉信回答病人先做一个血管造影。12月6号,我拿片子问熊吉信主任。熊吉信说“病人郑瑞日是动脉闭塞症,两条腿大概要装2-3个血管支架就会好,费用6--7万。”为了安全,我通过南昌大学附属二医院一位朋友引见该院血管外科主治医生周卫,咨询父亲动脉硬化要如何治疗。周卫拿着片子看了后说:“大约一条腿装2个,甚至3个,装了就好,费用8--9万元。”我当时有些不解,就问周卫,是脚跂头痛,把血管支架装在大腿有什么用?周卫说:“装了就好, 就像水管堵塞一样, 通了就好了, 是微创手术, 而且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我听后觉得有理,也就信了。谁知,由此拉开的却是悲剧的序幕。
  
  二、在手术室如此“交费”被宰让人惊叹
  
  尽管医疗费用大,但爱父心切的兄妹家人, 还是多方努力,把借来的钱湊齐, 终于在2010年12月8日,我们带着七十八岁父亲,住进了南昌大学二附属医院
  2010年12月15日晚上7:20,父亲进入手术室手术。在进手术室前,我对主治医生周卫说:熊主任说两条腿一共只要装2--3个。 周卫说, 主任不懂。最后我对周卫说, 每条腿装二个, 能省二个就省二个, 省二万多元钱, 毕竟不少钱是借来的 ,经济紧张。周卫回答说到手术室再看. 进手术室后,.直至该晚11:30分左右, 主任医生周为民叫我在电脑上看情况,。他说, 一条腿装了三个, 效果很好, 另一条腿只装了一个血管支架, 说还要装二个, 问装不装。由于开始说好只要装四个, 现在一下子变成六个, 费用又提高了二万多元,而七十八岁父亲正躺在手术台上, 在这种被逼无奈的情况下, 我只好答应再装二个血管支架,心想只要父亲能顺利康复,其它都是次要的了。 这次手术,一直到2010年12月15日晚12:30分才结束。手术结束后,我兄妹两人一直守在父亲郑瑞日老人身边。
  
  三、手术预后差医生重点谈钱再忽悠
  
  2010年12月15日晚12:30分手术結束后, 当时我就发现父亲阴囊肿涨很大, 同时身体到处都是一块块的血块.于是去问护士, 护土说明天问医生, 因当晚无医生值班。父亲到凌晨4点左右还没苏醒, 麻醉护士感觉情况不对, 就打电话问医生(问哪位医生不知道), 医生叫护士输二袋血,直到次日12月16日6:30分左右, 父亲才苏醒过来,。随后我等到主治医生周卫上班时询问情况, 周卫说:’ 没事, 是渗血, 用点药就好.’ 在12月16日中午, 父亲肚子很涨疼, 同时我发现父亲阴囊越来越大, 明显不正常,又找来主冶医生周卫问个究竟。于是, 主治医生周卫叫我妹输血, 一天用了大约3600毫升血。随后周卫对我讲, 还要交几万元手术医疗费用。我说, 当天进医院说只要8--9万元, 手术当晚就用了十多万元, 那以后还要用多少钱, 手术后效果如此差,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请告诉我。而主治医生周卫马上又转口说, 后面有四千元就差不多了, 很快就会出院。
  
  四、手术后当天再开刀雪上添霜
  
  2010年12月16日晚6点多钟, 南昌大学附属二医院血管外科主任熊吉信发现我父亲病情不对, 立即吩咐第二次手木,。这次熊吉信主任亲自主刀, 周卫, 周为民同在手术室, 第二次手术在父亲左侧肚子至大腿边上刀口约5寸左右, 第二次手术后, 父亲昏迷了几天。忧虑重重的我再次找到熊吉信主任, 熊吉信主任说病人做一个磁共振。可在做磁共振时, 医生说老人晃动头而无法做。据另一位扶老人下楼的医生讲, 通过电脑观察到, 老人头脑出血, 也就是说父亲在做第一次手术用血管支架后, 不仅肚子肿涨, 阴囊肿大, 而且头脑出血,
  于是该医院又叫一个神精內科医生诊断, 其它所有药都停掉, 专用神精内科的药, 在此期间, 父亲再度昏迷, 神智不清。
  在此期间,主治医生周卫不断催我交费,并说不交,周卫就要赔偿手术费用。当时,我质问周卫,父亲后期治病费用到底需多少钱,周卫还是说,只要四千元就够了。对此说法,我不敢相信。随后,我又找到血管外科主任熊吉信,而熊吉信主任则说,你什么都不要管,鼓励父亲把病冶好,该是谁的责任谁来负,谁都不愿看到这样事发生.我失望地说,老人的脚跂头己坏死,装的血管支架一点效果都没有,与当初周卫讲的完全不一样,熊吉信主任表示无奈,说再不行就截肢。
  面对此等结果,我们一家人目瞪口呆,悲袭心头,一片迷茫。
  
  五:轻症治重,生命垂危,难道医院拿人做试验
  
  病人第二次手术刀口缝合后,2010年12月28日左右,伤口没愈合而且里面发脓。医生又把手术时缝合的线剪开,把伤口里面重新清理,,于2011年元月10日,老人刀口处还在发炎,拳头大的刀口还没缝合,而且刀口里外,两边的死肉必要剪掉,医院毎天给老人只用些简单的消炎药,近几天却没用消炎药,差不多一个月,老人的炎症都沒消失,更不要说刀口的愈合了。我真不知道这些医生是怎么弄的? 又是如何给病人治病的?难道他们在拿七十八岁的老人做医疗学术试验?
  我对此无法不愤怒!目前,我们家属正在与医院进行交涉此事。可是院方却一再推却责任,说自己没有错,不肯承认医疗事故。
  
  六、让人痛苦深思的疑惑及家属 要求
  
  1、在笫一次手术后,病人大出血,输了很多血相当于一个人的身体总血量,而手术后老人脚跂头坏死,脑出血,阴囊肿大,不到一天时间进行笫二次手术,第二次手术开刀为什么要做?
  2、第二次手术是为第一次微创手术血管支架植入人体而造成医疗事故作的弥补?
  3、从第一次微创手术到第二次大手术,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4、从咨询到住进医院,到笫一次手术,到笫二次开刀手术,医院在做什么?在用人做试验?还是无视人生命?
  5、作为医生,医德和做人的良心怎么泯灭?《江南都市报》在2011年1月5月深度阅读栏报导, 医生“为捞回扣,大量水货心脏支架植入人体”, 不得不令人深思怀疑, 如此类似事件, 是否在该医院也上演?
  6、通过父亲在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遭遇,不得不让人想到,人的生命在某些人眼里有没有价值,人权在那里?
   7、植入我父亲体内六个血管支架, 有二个型号, 一种是进口, 另五种不知是什么地方的, 是否是国家药监局批准的?而且另五种型号的每个支架应有条码二个,但手术费用清单上六个支架只标明两个型号,而病历上标明一只是进口,另五个不知是什么支架,而且是复印的六个支架标签,值得怀疑的是血管支架是否为水货,而且贴在病历上的复印的标签支架是否与植入我父亲身体内的血管支架是否一致?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我国古代文明发展的充分体现,也是当今社会和谐发展的必然继承,以人为本是当今时代的主要潮流。加强医生职业道德水平建设,摆脱唯利是图的理念,也是医院在社会和谐发展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环节。

—————————————————————————————————————

汪园斐的博客:http://wang1977.blog.epochtimes.com/

全国老百姓推翻中国共产党(共匪)实用手册:http://www3.blog.epochtimes.com

中国共产党(共匪)独裁暴政.残国害民.罪行随录:http://www5.blog.epochtimes.com

中国大陆之外.全球实用中文网站汇编:http://1912roc1912.blog.epochtimes.com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