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共匪暴政罪行录]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共匪暴政罪行录  >  残害法轮大法
因信仰法轮大法 上海经理蒙冤致残命危

30578

【大纪元2011年04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 “我的儿子已奄奄一息,命在旦夕,我要我的儿子回来治病,不能再拖了,把儿子还给我们,我们要去看病。再不看,他的生命就危险了,救救我的儿子吧,我这么优秀的儿子怎么办…… ”这是上海长宁区“郁文科技”电脑经营部总经理、法轮功学员何冰钢母亲的哭诉。4月18日,她的儿子遭到中共非法判刑五年。

刑讯逼供迫害致残候审 破门劫人开庭

在关押期间,何冰钢遭到中共当局刑讯逼供,身体被迫害致残,今年3月16日,他已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被当局强行取保候审。4月7日,其家属收到通知,4月18日将审理何案,家属当场拒收传票。

就在出庭前,当局不顾何可能面临瘫痪的情况下,4月17日晚上7点半左右,当地公安破门而入,将何强行绑架到看守所。

何冰钢的母亲吴佩筠女士表示,“当时我去看病了,我丈夫身体不好躺在床上,我儿子不能动睡在床上。当时有五六个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强行撬门进来,把我儿子强行抬走了,鞋子也没穿,只穿着睡衣裤。还撂下话:‘明天开庭,要判他的刑。’”


出庭前,当局不顾何可能面临瘫痪的情况下,4月17日晚上7点半左右,当地公安破门而入,将何强行绑架到看守所。(当事人提供)

4月18日,何冰钢案开庭,他被抬进法庭,在庭上,他为自己做了辩护,其辩护律师也为他做了精彩的辩护。整个庭审中,何是躺在法庭上接受审判。

吴佩筠哭着告诉记者,“昨天(18日)我儿子在法庭上说,他被带到拘留所后,把他强行拖进去,放在地上,还往他的腰上踢了两脚,导致他的病情更加严重。本来是两点半开庭,一直延到三点,他是被抬进抬出,用躺椅抬的,昨天开庭,他还在呕吐、脚很厉害的痉挛。他自辩的很好,我们请的律师也说的很好,但法庭都不采信,当庭判五年,这是法院构陷、冤枉他。”

何冰钢的爸爸已快70岁,曾患过脑梗塞病,身体很不好,当听到身患重病的儿子再次被投进监狱时,气急忧愤,差点昏死过去。对此判决,何冰钢当庭要求上诉,并控告当局刑讯逼供造成的故意伤害。

吴佩筠表示,“他这个病本来就很严重,医生让我们马上做手术。因为他的身体很糟糕,(取保后)我每天给他营养,给他按摩、敷药……调养好后,准备给他动手术。现在他们(当局)看他还有一口气,还要这样折磨他。”

记者致电给上海长宁区法院刑庭庭长杨惠新了解此案,但对方不接电话。记者随后给该法院多个部门去电,但对方不是挂断电话或是不回应此事。

吴佩筠在微博上秀出了儿子的一段真心话:“我从幼儿起学绘画,立志当个画家;到了少年时开始钻研计算机,曾多次获奖;青年时代我转入对哲学感兴趣,品味着人生的真谛;慢慢地我成了个有信仰的人。尤其当我开了电脑公司,从事这类热门工作后,我心里很坦荡,很多时候利益面前,我都能退一步不与他人争夺,因此而结交了很多朋友。”

她说:“我儿子非常优秀,从小读书就很厉害,一直读到研究生,曾被评为全国希望之星,得奖无数,参加比赛都得奖,还得了两个发明奖,非常优秀的人,也非常孝顺。本来要结婚了……”


何冰钢1998年直升复旦大学研究生,那年他22岁。(当事人提供)

刚结束6年冤狱再判5年 “救救我的儿子”

何冰钢今年36岁,曾是复旦大学研究生,因信仰法轮功,2000年被非法关押、劳教;2001年被上海徐汇区法院非法判刑6年,关在臭名昭著的上海提篮桥监狱,于2007年出狱。出狱后,他成立了“郁文科技”电脑经营部,因经营有方,公司经济效益不错。

但长宁警方公安局警察一直没有放弃对何冰刚的迫害,2010年4月15日,上海长宁区国保“610”特务设圈套绑架他。据知情者透露,长宁分局国保处科长王珏、魏理光等是此案直接设计者、实施者。当地检察院以何冰钢拥有法轮功书籍,并将一张光盘赠送给该公司某经理,要求长宁法院对何重判。

当时,何冰钢被带到派出所后,一名方脸穿便装的中年男子不断抽打他耳光,对他刑讯逼供,并强迫他签口供及扣押清单。等到他的脸基本消肿后,才把他送进看守所。

2010年5月21日,何冰钢先后被提审了三次,并对他刑讯逼供。因提讯室有探头,当地公安把何带到楼梯上,用胳膊肘猛击何的颈部,用皮鞋使劲踹腰部,并用拳头击何的上身和左侧,嘴上还恶狠狠地说:“让你尝尝刑警队的厉害!”。

何冰钢将此事报告管教,但管教推诿敷衍,他开始绝食表示抗议,被送进了医院。2010年7月开始,他胳膊不时疼痛(颈椎有损),走路会摔跤(腰椎受损);9月开始,他的手臂剧烈酸痛抽筋;11月开始无法正常行走,他多次提出检查腰椎,一直未获准。

2011年3月初,何冰钢彻底无法行走、大小便失禁;直到3月14日,他的病情严重到双下肢没有知觉,血压脉搏都已经超高,才被送医检查,长宁中心医院经核磁共振诊断为颈椎4-7级椎间盘突出伴脊髓水肿,3月15日吊甘露醇,发生严重副作用反应;3月16日再吊甘露醇,主任医师要求马上动手术,否则会全身瘫痪。

3月16日,长宁区看守所通知家属取保候审, 家属去看守所接人时,已认不出何冰钢,他面色苍白、站立都很困难不能行走,只剩下一口气,家属看到此景心如刀绞。

回家后,家属带他去各大医院诊断,每次专家医生看到片子后,第一句就是问是否被打过,诊断出肯定有外伤,问责家人为什么拖到严重晚期,医生都要求立即住院动手术,否则可能会瘫痪。

3月28,何又经核磁共振检查出L5-S1腰椎间盘突出,L4-5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两病缠身,不能独自行走,连大小便、刷牙也要有人搀扶。

吴佩筠要求当局立即释放她的儿子,她大声呐喊:“救救我的儿子,马上让他出来,他生命很危险,这么严重的病,要求在家属的看护下治疗,要是我儿子没了,谁来负这个责任。”


2011年3年14在长宁中心医院做的颈椎核磁共振扫描图。(当事人提供)

2011年3月31日在长宁中心医院做的腰椎核磁共振扫描图(当事人提供)


上海市闸北中医医院骨科特需门诊病历,长征医院骨科特需门诊诊断病历。(当事人提供)

—————————————————————————————————————

汪园斐的博客:http://wang1977.blog.epochtimes.com/

全国老百姓推翻中国共产党(共匪)实用手册:http://www3.blog.epochtimes.com

中国共产党(共匪)独裁暴政.残国害民.罪行随录:http://www5.blog.epochtimes.com

中国大陆之外.全球实用中文网站汇编:http://1912roc1912.blog.epochtimes.com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