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共匪暴政罪行录]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共匪暴政罪行录  >  买卖人体器官
生取活人肾 媒体揭秘大陆器官买卖猖獗

30579

胡杰向媒体展示他被取肾后的伤疤(网络图片)

【大纪元2011年04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文华综合报导)近日大陆和海外媒体相继发表长篇调查报告,揭示大陆地下器官买卖交易猖獗。富人为了活命,不惜花高价买肾,穷人为了还债,不惜出卖身体器官,医院为了挣钱,对三代血缘关系造假视而不见,而器官仲介(中介)更是从中牟取暴利。这些乱象不但从一个侧面勾画出一个病态社会,也从另一角度证实中共前些年器官特殊来源的黑幕。

4月17日,大陆杂志《三联生活周刊》发表了“中国人体器官灰色买卖调查—中国器官捐献之困”,文章以北京某医院倒卖器官被判刑的蔡少华的经历,揭示了大陆器官买卖的黑幕。

根据大陆《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活体器官的接受人限于捐献人的配偶、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有证据证明与捐献人存在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不过由于大陆器官严重短缺,每年150万人需要换肾,但只有1万人能找到合适的供体。于是不法份子趁机从中牟利。他们把生活穷困的人找来,检测他们的供体配型,一旦有病人需要,他们就做假证明,冒充是患者家属,从而实施单个肾脏的活体移植。

倒卖一个肾挣两万元

蔡少华河南省郸城县石槽镇人。2000年从江西大禹专修学院毕业后,在郑州炒股做小生意,然后结婚生子,过着普通人的生活。2008年8月,在河南老乡的介绍下,他来到北京。开始他只负责带供体检查身体,工资每月1000元,管吃管住。如果患者和供体配型成功并实施手术了,他可以拿到5000左右的提成。一年后他对这个行业熟了后自己单干,他只做肾脏买卖,干成一个大约能挣2万元左右。据他交代,北京每家移植医院都有专门的人固定做器官买卖,“每个人一块地盘,不能乱窜。但彼此之间会互通有无。”

在蔡少华看来,他扮演的就是“患者中介”的角色。他在北京甲总医院附近的居民楼租房居住,每天要上医院透析室门外蹲守,看有没有病人来透析,如果有,他就会上前问病人或者病人家属是否需要换肾,如果需要,他会和他们谈好价钱。蔡少华告诉警方:现在做成一个肾移植大约要11万~12万元,其中他作为患者中介,挣其中的三分之一,即4万元,供体那边的仲介挣4万,供体本人得4万。

“病人或家属同意后,我会向他们要一个病人的配型化验单,之后在互联网QQ群中把这配型的化验单发出去,外地一些专门养供体的仲介,如果有他需要的配型,就会和我联系。我们谈好价钱后,仲介先把供体派到北京,供体到北京后给我打电话,我派人去接他,接上供体后,我管吃管住,之后我跟患者约好排期做手术。患者那边定好后,我派人带供体去检查身体,如果检查合格,我就约患者与供体见面,让患者看一下供体的条件,如果患者同意,我会伪造供体的身份证明、公证书、伦理证明等医院需要的一些证明文件,证明供体与患者之间存在一定的血缘关系,一般这套文件也就400元左右就能买到。

之后让供体与医院签订自愿捐献协议书,供体签完之后,排期做手术。做手术当天患者会把之前谈好的价钱给我,我再把我与外地仲介谈好的价钱给他们打过去,如果外地仲介之前与我谈好,让我把供体的那份钱直接给供体的话,我就会等供体进手术室后,把钱打入供体指定的银行账户内,等供体做完手术后,他就会看到他的钱在账户内。之后等7天左右供体拆完线,会自行离开。”

2010年9月15日,北京海淀法院对三起人体器官买卖案进行了集中宣判,组织肝肾买卖的7名中介人员均被判刑,蔡少华就在其中。检方指控,从2009年3月至5月,短短两个月之内,蔡少华为4个肾病患者介绍了活体器官买卖的业务,收入共计约58万元,蔡从中赚取居间费用十余万元。。


2010年9月,北京判处了几个器官倒卖贩子。(网络图片)


生杀活人肾 中国器官买卖揭秘

4月14日,海外杂志壹周刊也报导了二十六岁的大陆青年胡杰,被一帮人等强行带到山西一间医院生杀,醒来时失去了左肾,下腹留下一条疤痕。这则“胡杰失肾”案在大陆很轰动,山西省卫生厅、临汾市公安局都开始介入调查。

文章介绍说,胡杰湖南人,十七岁初中未毕业便到广东番禺打工,做了七年烧焊工人。胡每天工作八小时,机械式的工作换来的每月收入只有二千多元的低工资,令胡觉得生活绝望。苦闷良久,胡养成了赌博习惯。去年十月,他与一班同乡在公园赌钱,输了两万四千元,债主逼他两个月内还钱。当他在网上看到“有偿捐肾”的小广告后,便联系仲介,对方答应用四万元买他的肾。

接下来胡杰哭诉说,今年一月六日,他被三名中介人强行带到山西临汾长良医院。该医院是农村小医院,只有三层楼高,外表又烂又旧。胡一看“医院那么小,能做那么大的手术吗?是不是要我的命?”但他后悔已经太迟了。医院关上大门,三名中介人一直看守着他,胡杰躺在病床哭泣,声嘶力竭也没人理会:“他们说,我怎样喊结果都一样,要不就上手术台,要不就关起来活活打死。”

胡忆述,晚上八时,他被挟持到简陋手术室,几名护士及医生快速地扒光他身上衣服,半秒内,手背被插进两支针,一支打点滴(吊盐水),一支是麻醉药。胡之后不知发生什么事:“醒过来时,看见墙上的钟,十一时多,我晕眩得很,腹部痛死了,我相信自己差点就死了,肾已经被取走。”胡开始咽咽呜呜,哆嗦地掀起上衣,揭示他左腹下部一条新鲜疤痕。“他们说缝了十四针……我用尺量过了,足足十五厘米长……”事隔一个月,胡杰回到广东番禺的家。“手术后第二天,所有人都不见了,只有我一个在医院。我打开手机,有人留言说已存入二万七千元到我户口,还叫我别乱说话。”

这样的事在大陆经常发生。一位专门做肾脏倒卖的仲介汪某,他自称一年就能挣40万,因为他们跟医院有关系。广州某医院的泌尿外科副主任朱云松也表示,医院有提供卖肾服务,价钱三十至四十万,他表示,肾的来源可以不用理会,总之“大把货”在手。


国际社会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图为模拟场面。(网络图片)


据卫生部统计,目前中国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每年大概有150万人,其中只有约1万人能够做上手术。不过在2008年以前的几年里,大陆器官充足,移植手术成指数级增长,赴中国“器官移植旅游”盛行一时,不可思议的高效移植手术屡见报端,有医生一年完成二百四十六例肝移植,也有病人四十八小时内两次换肾……

但是,自从2006年大纪元披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之后,中共在2007年底开始实施新的器官管理条例,从那以后,大陆器官移植数量一下降低了一半以上,随后民间这种活体器官买卖仲介才开始大量出现。目前国际社会还在进一步追查中共盗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

汪园斐的博客:http://wang1977.blog.epochtimes.com/

全国老百姓推翻中国共产党(共匪)实用手册:http://www3.blog.epochtimes.com

中国共产党(共匪)独裁暴政.残国害民.罪行随录:http://www5.blog.epochtimes.com

中国大陆之外.全球实用中文网站汇编:http://1912roc1912.blog.epochtimes.com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