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共匪暴政罪行录]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共匪暴政罪行录  >  荒淫成性道德沦丧
淫上级玩下级----女贪官财色兼收 职位低数额高中纪委眼界大开

30638

淫上级玩下级----女贪官财色兼收 职位低数额高中纪委眼界大开 (转载) 

       她就是被称为抚顺“土地奶奶”的野蛮女贪官罗亚平,官居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局长。她在担任抚顺市国土资源局顺城分局负责人期间,利用职务之便涉嫌贪污、受贿3000余万人民币,另有2800余万人民币、69万余美元财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涉案金额共计6000余万元,并在单位私设小金库,掌控赃款多达1.45亿元。

    不仅如此,这位女贪的风流也让人咋舌。她上下级帅哥通吃。她勾引上比她小十多岁的男下属后,为避免男下属妻子纠缠,居然狂甩100万大钞,让这个小情人招之则来,挥之则去,随时满足自己的淫欲。她看上男上司帅哥后,将其骗到宾馆,直接塞给其装有5万元的信封。当即与其淫乐。

    罗亚平先后换过三个丈夫,第一任丈夫与她维持了5年的婚姻,留下一个2岁多的女儿,两人是父母包办的婚姻,在外人看来他们当时的婚姻很美满;第二任丈夫是曾担任过顺城区国土局“一把手”的桂思本,认为她工作很热情,人也很聪明;第三任丈夫是加拿大国籍华人,准备帮她移居加拿大,可惜为时已晚。

  为啥一个级别如此低的官员竟然可以贪腐到如此多的赃款呢?能有巨款供自己与情夫淫乐呢?

 

  女贪官以其野蛮的强拆作风受到上级赏识

  她的第二任丈夫桂思本说,罗亚平自1987年起一直在顺城区国土局做审批工作,至案发时已20年。罗亚平也曾想换工作,但在位的领导不同意,换新领导后又提出请求,但仍然被拒绝。为啥这个罗亚平在此地如此吃香呢?抚顺市是全国闻名的产煤区,诸多中央直属企业、省部级直属企业占据了抚顺市的大半土地资源。对于这些级别比自己高的官员,抚顺市领导自然惹不起。这样,抚顺市领导只好把土地开发的目光投向了郊区-顺城区。

    可是,东北老百姓民风彪悍,在拆迁上一个比一个强硬,让开发商和各级领导都不敢惹。然而自小生活在此地的罗亚平却以野蛮专横让这些让领导头痛的人都服了软。这使得惹不起上级又不敢惹强硬拆迁户的领导对其十分倚重、十分赏识。以至于罗亚平敢于在比她级别高的这些领导面前口出狂言:“是我弄来的钱给你们开支的,你们都是我养活的,没有我来赚钱,你们只能去喝西北风。”

 

    缺乏监督却又拥有相当丰厚的腐败资本的肥肉单位

  顺城区土地经营中心就是被女贪官牢牢把握在手中的肥肉单位。这样的单位直属国土资源局但国土资源局又天高皇帝远管不到;身处顺城区却又是一家自负盈亏的事业单位,地方各级领导当然也不好插手。可以说是一家无人监管的单位。然而这个单位却又是一个拥有丰厚腐败资本的单位。开发商和拆迁户的每一笔资金交易都需要经过这里。因此,女贪就可以既捞取开发商的银子又榨取拆迁户的好处。仅在2007年1月、3月、 4月,罗亚平采用假补偿、多补偿方式,以他人名义骗取动迁补偿款和盗卖动迁房,贪污1700万余元人民币。短短几年,她就以这样的方式贪腐6000万元。身为国土局长的罗亚平2007年便拥有多达22套的房产。这些房产都在抚顺市区,遍布华南花园、格林书香苑和银河湾等高档社区,光是房屋市值就接近上千万元,其中豪华装修和昂贵家电还未算在其内。不知现在许多仍然买不起房的诸多朋友看了罗亚平如此贪婪地占用紧张的房屋资源后是啥感想?

 

  极力拉拢上级保护伞和下级保险箱织起的官员防护网

  野蛮女贪在捞取到赃款后就立即开始寻找自己的上级保护伞。她的顶头上司同为女干部的江润黎在她的金钱诱惑下,变成了她的保护伞。办案人员在搜查江润黎的家庭财产时查获48块劳力士等名牌手表、253个LV等手提包、1246套高级名牌服饰和600多件金银首饰。顺城区区长张家春也被她牵连进来。区长大人的私人印鉴和顺城区人民政府的公章竟然跑到了女贪官的办公室。女巨贪当然不会忘记给自己的心腹好处,土地经营中心主任管飞、审批股股长于萍和报账员蒲关辉都成了她的下级保险箱。这样,女贪就苦心经营起来自家的官员防护网。

  经过一番苦心经营的女贪官越来越肆无忌惮,拆迁户和开发商通吃,终于逼反了拆迁户,也搜刮痛了开发商。拆迁户和她冲突时一刀捅透她的胃部,伤及肝部,差点要了她的命,而开发商的举报让她的贪腐闻名于中纪委。对她调查的结果让中纪委都大开眼界。

    然而女贪官死不认罪,而且她组织的官员防护网使她能咬出一个又一个腐败同伙,这既可以确保其不死又吊足了人们的眼球,因为谁知下一个被她咬出的官员是谁?因此女文强案便拖了三年也没能结案……

 

附:揭秘好色科级女干部罗亚平如何敛财过亿元

    【武汉好车网导读】最牛女局长罗亚平短短的几年时间,竟将自己由一名普通职员,打造成“涉案总金额高达1.1亿余元”的巨贪。 有人这样形容罗亚平:“级别最低,数额最大,手段最恶劣的贪官”。人送“三最女贪官”。

    据知情着介绍,罗亚平涉案金额如此巨大,出乎纪委意料.最开始,是因为抚顺市原国土局局长腐败被"双规",在交代问题时牵涉到罗亚平.罗亚平怕问题败露,企图贿赂纪委工作人员,提出用600万"摆平".这才引起重视,决定深挖.办案人员在查清其涉案金额逾亿元时,惊叹她一个科级干部,一个丑女人是怎么弄到手的?!

    首先我们来了解下这个女局长:罗亚平1960年出生在抚顺市郊区的一个小镇。文化不高,长的也不漂亮,究竟靠什么发迹?

    罗亚平1979年高中毕业后,做了抚顺市郊区政府城建局团委的通讯员,这只是个很普通的工勤职位,罗亚平结婚较早,但在1984年离婚。彼时,她已有一个两岁大的女儿。

    并无美貌的她“爱”上了局长桂思本,1988年桂思本离婚后,与罗亚平在1992年结合,从此开始了一段维持了13年的婚姻。她成了局长夫人不久,当年桂思本“下海”经商,而她则开始在政界发迹。爱好炫耀的她常常将“老板”丈夫的进口本田车开着去上班,而这个车比她局里的车要高级,满足了她的虚荣心。但两人的婚姻很快出现了罅隙。桂思本说,婚后,罗亚平管钱,但“钱都拢在她手里,不拿出来”。2005年她再次离婚。

    离婚后强取豪夺他人夫

  1960年12月,罗亚平出生在抚顺市郊区的一个小镇。因不漂亮,罗亚平从小就不愿意和女孩玩,整天跟着哥哥和一帮男孩子混,加上有个当乡领导的父亲,逐渐养成了霸道专横、为所欲为的性格。

  1979年高中毕业后,罗亚平很快爱上一个男人并结了婚。但当她的高中同学大学毕业回到抚顺时,罗亚平已经成了怀抱两岁孩子的弃妇,在抚顺市郊区城建局团委做通讯员。

  1990年,30岁的罗亚平在众人面前自编自演了一场夺夫大戏。大戏女主人公自然是罗亚平,男主人公则是当时她的上级领导高士强。时年38岁的高士强仪表堂堂、相貌英俊,是那个时候罗亚平所接触的男人中最出类拔萃的一个。罗亚平疯狂地爱上了他。高士强当时有一个很美满的家庭,其妻是顺城区某局一名干部,温柔贤惠,两个儿子也都很优秀。然而,一向蛮横的罗亚平根本无视这个家庭的幸福,她看准了高士强骨子里的懦弱,千方百计、使尽所有手段诱惑他,最后终于将他俘获。两年后,高士强调任顺城区某局局长,罗亚平的夺夫大戏变成了夺夫大战,正式开始逼婚。她到高士强和高妻各自的单位又哭又闹,直闹得两个局鸡飞狗跳、天翻地覆。有关领导出面做她的工作,她便拿出撒泼耍赖的看家本事,往办公室的沙发上一躺,号啕大哭。哭够了,闹够了,她跳起身来放下狠话:“告诉你们,谁要是敢逼我,我就先杀了他全家再自杀!我反正都这样了,我怕个啥?”夺夫大战整整进行了两年,最后,高士强夫妇双双投降,离婚了事。高妻净身出户,罗亚平带着女儿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与高士强的两个儿子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但是,这强取豪夺来的婚姻很快让罗亚平尝到了苦涩。

  暗地里,高士强和两个儿子一直没有断过与高士强前妻的来往,为此罗亚平闹过、打过,仍无法改变这种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局面,而高士强的两个儿子对她更是恨之入骨,仇视的目光常让她不寒而栗。老的小的都不听话,这让控制欲超强的罗亚平苦恼不已。眼见情场再次失意,她开始将心思和精力转向官场:她要以官场的得意和升迁证明自己。

    疯狂敛财疯狂花

  当时已升任城建科科长的罗亚平胆子大,关键时刻能够黑下脸,撒泼耍赖更是她的拿手好戏,单位有什么事摆不平,领导让她出面就

  能马到成功。渐渐地,罗亚平成了顺城区的一名干将。努力争表现的同时,她还不断以行贿等手段换取升迁。从城建局一个普通科员到科长,再到土地经营管理中心副主任,罗亚平的仕途一帆风顺。

  1997年,随着搬迁到这里,顺城区开始大规模的房地产和商业地产开发。罗亚平此时已是该区的发展计划局副局长,是炙手可热的实权人物,无论是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还是众多的房地产商,都围在她身边恭维她,巴结她。这让喜欢控制别人的罗亚平自我感觉良好。

  有了权,就会有钱;有了钱,就会有更大的权……罗亚平的人生进入权钱的“良性”循环之中。2002年,罗亚平兼任该区土地经营管理中心主任。作为掌管所在地的黄金地段土地征用和审批大权的领导,罗亚平此刻的权力已经大得让人无法想象。当时抚顺市go-vern-ment对土地出让金的管理存在着巨大的漏洞:这些巨额资金不

  但没有由财政部门收取,甚至没有进行有效的监管,这就使罗亚平将国有土地当成了自己的摇钱树。刚开始,她让前来缴款的单位拿两张支票,一张她交给土地经管中心,一张她拿到银行兑换成现金装入自己的腰包。到后来,卖地得了钱,就完全凭罗亚平的心情了:高兴了,就分一部分交给土地经管中心;不高兴了,就一分不剩地据为己有。

  检察机关指控她的第一项罪行就是在这个时候犯下的:2004年7月,某开发商投资开发顺城区15号和14号土地建幼儿园,向土地经管中心缴纳380万元征地款,结果一转身就被罗亚平全部带回了家。

    将下属和领导都发展成情人

罗亚平很清楚,因为相貌不佳,一直以来没有一个男人真正爱过她。可现在不同了,她有权也有钱,她要让男人都环绕在身边追逐她、爱她,她要尽情掌控他们、享受他们。

  罗亚平把目光瞄向了自己的下属,小她12岁的葛锋。她首先提拔葛锋做自己的副手,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又将他发展成情人。为了与葛锋安心享受偷情生活,她一出手就是100万元,命令他把家里的事摆平,不要让老婆来闹。此后,每逢出差开会、外出考察,她都让葛锋如影随形;在抚顺的时候,只要她需要,一个电话就把葛锋叫到酒店。

  区里的一个主要领导仪表不凡,罗亚平看上了他。一天下班,她走进这位领导的办公室,说:“今晚你跟我走,我让你发笔小财。”领导乐颠颠地跟罗亚平上了车。谁知道罗亚平竟将车直接开到了一家酒店,带他进了一个豪华套间。看领导有些发蒙,罗亚平从包里掏出一个大信封,拍了拍说:“这是5万块钱,是我孝敬你的。但是,你要陪我一个晚上。”

  此后,只要罗亚平高兴,就带着这位领导去“发小财”。也许是实在缺乏发财的机会,也许是领教了罗亚平的慷慨大方,这个领导也从来不扫她的兴。两个人配合默契,各取所需,各得其乐。

  罗亚平的胆大妄为,引起了当地很多百姓的不满,大家联合起来四处上访,有的人甚至威胁要她的命。为防不测,罗亚平索性又包养了两个有黑道背景的社会青年,给他们买车买房还给钱,需要时供自己享乐,遇到什么风吹草动就带在身边当保镖。

    离婚准备外逃

  2006年,罗亚平再次升迁,任顺城区国土资源局局长。离开土地经营管理中心之前,她力主小情人葛锋接她的班,让他做了土地经营管理中心主任。

  此时,罗亚平已经像一列失控的火车,朝着罪恶的深渊疾驰。她已经不再满足几十万、上百万的贪污,她要鲸吞一切能够让她摸得着的钱财。

  2006年,抚顺市腐败案被查,罗亚平预感到大事不妙。她首先将女儿送到国外留学,之后火速托在加拿大的朋友找了个加籍华人,以20万美元的代价办理假结婚手续。

  结婚先得离婚,担心丈夫高士强不同意,她安慰高士强说,自己只是假结婚,等到了加拿大就立刻和那个华人解除婚姻关系,将他和孩子迁到加拿大。其实她不知道,高士强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她在外面的荒淫生活他心里一清二楚,只是一直敢怒不敢言,听说要离婚,高士强很快和她办了离婚手续。

  2007年4月20日,罗亚平的移民申请被受理。罗亚平将这些年敛来的巨额钱财清理了一番,全部送到了大连一家银行的保险箱里,准备找机会将钱转移到国外。

    嚣张狂妄牵出过亿贪污款

    罗亚平从2001年至2007年期间,采取造假套取土地补偿金等手段贪污3400余万元,通过倒卖土地资源获利3700余万元,另有4400多万元的资产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涉案总金额高达1.1亿余元。

    一个颇为雷人的细节,显示她坚信“钱是万能的”,被“双规”时,她嚷嚷着要办案人员给她找个高级酒店:“我自己花钱还不行吗?这破地方怎么住啊!”办案人员不答应,她就撒泼:“你们没有资格审查我!叫你们书记来,我有话对他说!他敢不来,我就绝食!”当纪委书记来了后,她说:“你把我放了算了,我给你600万。”。

    她并非没有忧患意识,如此多的贪腐不义之财,最安全的方法是什么?2007年4月20日,罗亚平申请移居加拿大。彼时她已和一名加拿大籍华人“结婚”。这第三次出嫁,实则是筹划出国外逃,罗亚平汇往新西兰250万纽币(约合人民币1600万元),委托外方代为进行商业投资。

    引文来源:2010-5-7半月谈

     龙亚牤 整理于 2010.08.23
 

—————————————————————————————————————

汪园斐的博客:http://wang1977.blog.epochtimes.com/

全国老百姓推翻中国共产党(共匪)实用手册:http://www3.blog.epochtimes.com

中国共产党(共匪)独裁暴政.残国害民.罪行随录:http://www5.blog.epochtimes.com

中国大陆之外.全球实用中文网站汇编:http://1912roc1912.blog.epochtimes.com

—————————————————————————————————————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